河南医药网手机版
当前位置: 河南医药网 > 行业新闻 > 正文

饱受风湿病折磨,飞12个小时,西藏患者只为来河南省中医院找他

发布时间:2020-09-04  来源:   
2020-09-04  河南医药网

  健康大河南讯:(责编:方帅 蔡浩瑞 通讯员:范围)仅用一种“病”,就能控制100多个“黑帮”。

  发病时痛不欲生,无论是“七尺硬汉”还是“江湖女杀手”,都痛得滚地哀嚎。

  而这个“病”仅仅是一滴水引起的。

  捏水成冰,甩手成镖,入体透寒,中者痛不欲生——江湖第一“大忽悠”丁春秋,就因为这滴水颜面尽失。

  这是金庸先生著名的《天龙八部》对天山童姥“生死符”的描写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,现实中虽没有天山童姥,但是“生死符”却是有的。它就是名震天下的“风湿病”。号称“不死的癌症”。

  千百年来,风湿病害得全球亿万人痛不欲生。

  8月29日,我就见到这样一个“全国患者”团队,他们从浙江、新疆、西藏、安徽……跑到郑州,向中医“求救”。

  西藏飞来

  没选华西,坚持到郑州治疗

  8月29日,河南省中医院10楼,风湿病科。

  一位49岁的男士很随意地倚靠在病床上,我以为他是患者家属,就问他:“这儿的患者呢?回家了?”

  “啊?”他有点诧异地转过身,笑着说:“我就患者啊,我是从西藏来的,哪那么容易回家……”

  临床的患者也笑了:“我是从安徽来的。”

  这名男子姓魏,在西藏是正县级干部。“干嘛从西藏跑郑州来看病?这么远……”我确实有点想不通。

  “是,本来有朋友介绍我去华西医院的,毕竟离西藏近,又那么有名,但我坚持来这里!”

  实话实说,魏先生的话“震”住我了。

  在四川广为流传一句话:“如果连华西医院都治不好你的病,那你可以走了(注:去世的意思)”。

  华西医院啊!全国知名的医院,综合实力非常强,今年3月,国外疫情刚爆发时,华西作为中国医疗队的“先锋”,驰骋支援意大利抗疫,功勋卓著,闻名世界。

  可这位正县级干部明明有机会去华西,为啥非执意来郑州?

  “都是机缘巧合!”魏先生说,2015年3月,正下乡蹲点的他,肩膀突然疼痛肿胀,腿也打不了弯了。

      “我当时完全蹲不下去,还怎么‘蹲点?”

  在当地经过治疗,效果明显。但是,虽然好得快,复发也快。

  2015年8月,因为儿子在郑州四中西藏班读书,他时不时会来郑州探望。因为旧疾复发,他就在网上随意搜索,很巧合地搜到了河南省中医院风湿病科的孟庆良教授。

  他的仕途、人生,从那刻起都发生了很大改变。

  病急撞医

  从“试一试”到“入院3天,症状全消失”

  “5年内,我经历了岗位4次变迁。”魏先生说,如果不是孟庆良教授很快帮他控制住疾病,“我可能抱着对组织负责任的态度,主动放弃这些机遇了”!

  但他实话实话:最开始找孟教授,“其实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病急乱投医,也不知道行不行……”

  “你这病一时半会好不了。”孟庆良教授说的第一句话,就把他镇住了。

  他原本认为疼痛只是暂时的,但孟庆良教授为他详细剖析了这个病的成因、注意事项等,不厌其烦,讲到他听懂为止。

  “这解决了我的心理问题,让我对这个病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。”魏先生说,他之前在很多医院都没碰到过这样的医生,信任从此慢慢建立。

  2017年,他找孟庆良教授住院系统治疗,之后2年多都没再复发。

  “其实这已经很不错了……”毕竟,他没有严格遵医嘱吃药,生活也不规律,工作压力也大。

  “如果我能严遵医嘱,估计效果会更好。”但魏先生补充说,那次治疗,给他的身体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虽然这个病“一时半会无法治愈”,但对于控制症状,孟庆良却是“雷霆手段”。

  今年7月15日,魏先生再次住进了河南省中医院风湿科,“我入院3天,症状全都消失了……肘关节、指关节、膝关节的疼痛感、不适感迅速控制住了。”

  采访结束时,魏先生开心地说,“我很快就要出院啦!”

  腿涨一倍

  夜里12点出发,女强人躺车后座千里奔袭郑州

  魏先生准备出院,沈女士则准备住进来。

  这位45岁、装扮清新的女士,从安徽蚌埠,连夜千里奔袭郑州。

  “我夜里12点从蚌埠出发,早上5点半就到郑州了。”沈女士说,因为太疼,坐不了高铁,她就让外甥开车。

  “在车后座铺上充气垫,我一路躺着来的……”

  “你看,这是我昨天拍的,我的左腿有两条右腿那么粗……”沈女士拿出手机,让我看她和医生的聊天记录。

  自从去年经人介绍在河南省中医院住院治疗,出院后,主治大夫就成了她的“微信医生”,因为距离远,医生就为她远程开药、治疗,去年一年平稳度过。

  “这个病最需要休息,主要是我最近没有休息好,结果就犯病了……”谈起这次的发病原因,沈女士搓着手中的东西,轻声细语地解释,像极了做错事的小孩。

  说了一会儿话,沈女士有点坐不住了,“这屋里有空调……”她说,在家一般不敢开空调,同事在办公室开空调,她就会多穿一件外套。

  她使劲往下拽了拽短袖T恤:“我最怕空调了,会有刺骨的冷从关节钻进去……”

  身体黑客

  肩周炎?脂溢性皮炎?腰突?一个误诊率超高的病。

  最可怕的是,沈女士得的病,是披着羊皮的狼。

  本以为是“脂溢性皮炎”,当地也有多个医生这样判断,但她其实得了“银屑病”。

  而西藏的魏先生呢,本以为自己得了“肩周炎”,找到孟庆良教授才被确诊为“风湿病”。

  关于“风湿病误诊率超高”的话题,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有过详述:他,凭什么吸引全国患者来河南看风湿病?

  很多患者跑遍医院各个科室,治疗一年半载,才“误撞进”风湿科的大门。别说患者,这个在江湖上被盛传“症状最杂乱”的病,甚至连很多专业医生都判断不了。

  误诊率高,复诊率高,为什么要用中西医结合?

  “西医起效快,中医除病根。”孟庆良说,只有综合施治,才能降服风湿病这个“病魔”。

  魏先生也印证了这个说法:“我之前在安徽、四川等多家西医院都治了,虽然但是好得快,但复发也快。2017年我来郑州治疗后,2年多都再没复发……”

  说话间,孟庆良点开魏先生的电子病历查看:“各项指标控制得都很不错了,血沉、蛋白、肝功指标都正常了。

  这时,按摩师叫魏先生去康复按摩。

  “按摩师早上6点就来了,一直忙到晚上7点……”魏先生说,对这儿的治疗,印象最深的就是“规范”,前期宣讲,中间治疗,后期追访,环环相扣!

  军团作战

  3个博士,2个医学“奥斯卡”,遍访全国名师

  “我不要过程,只要求结果,你说得天花乱坠,不如把病人指数控制到正常范围……”孟庆良说这番话的时候面带笑容,但一旁听着的科室医生却都表情凝重。

  他无疑是个严师。

  查房的时候,他会冷不丁地提问。研究生、规培生、进修生、实习生,只要回答不上来,他让带班老师回答。

  孟庆良说,这样严厉是为了督促团队所有医生更认真地对待病患,更认真地学习知识。

  “因为,一个人再牛也做不成大事。”

  孟庆良说,5年前,他的目标是让团队初具雏形,现在这个目标基本达成。

  目前,科室里有3个博士,正高职称2个,副高4个,2018年,整个医院4项“国家自然基金”,风湿科就有2项。

  “这是医学界的奥斯卡,一个医生一辈子获得一个,就很了不起了……我们科室2018年就有两项了……”谈及这些,孟庆良满脸自豪。

  中西合璧

  许多患者被北京的医生劝回“你们河南就有很好的医生”

  孟庆良教授是河南中医、中西医结合学会风湿病专业委员会、痛风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委,中华中医药学会风湿病学分会常务委员,河南省医学会风湿病学分会常委,河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风湿骨病分会副主委,河南省医学科普学会风湿病分会副主任委员。

  他的老师赵岩则是“西医巨擘”,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名词术语成果转化与规范推广项目评审专家、中华医学会风湿病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、中国医师协会风湿病学分会副会长、北京市医学会风湿病学分会主任委员。

  师生二人,一个是西医主委,一个是中医主委。

  “我一向坚持中西医合治。”孟庆良说。

  很多患者原本去了北京,结果一听是从河南去的,北京医生直接说:“回去治吧,你们河南就有很好的医疗!比如你可以找孟庆良啊!”

  孟庆良说,除了这些同行们的专业级推荐,很多患者是亲朋之间推荐的。

  “我们科的患者,80%是患者之前口口相传介绍过来的,往往得等好几天才有床位……”

  这时,沈女士插话:“对啊,我到现在还没排上床位呢!”

  现代医学一日千里。突然想到:如果《天龙八部》里的三十六洞洞主、七十二岛岛主等108个“大佬”能穿越到现代,或许,他们再也不用怕天山童姥的“生死符”了。


[责任编辑: 孙艳]